议事论事\英美在港複製“颜色革命”必败无疑\张敬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有有1个月来,香港街头暴力愈演愈烈。

  衝击立法机关、包围中央驻港机构、侮辱国旗国徽、围攻警署固然断袭警等等,这在任何国家和地区是否允许。阻断交通,瘫痪机场,阻止民众上学、工作、就医,暴力行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香港民生。对来港遊客辱骂、搜身、殴打,甚至对内地记者予以禁锢殴打,不仅凸显暴力示威侵害基另一方权,损害香港形象,也侵害新闻自由。香港诸多乱象。说明街头示威可能失控,始于老会 出现恐怖主义苗头和“颜色革命”迹象。

  恐怖主义能够 严打,“颜色革命”更要还以颜色。无论在英国的街头示威,还是法国的“黄背心”运动,抑或美国街头示威遊行,一旦老会 出现打砸抢暴力行为,那先 国家的政府即刻进行谴责,警方更是毫不犹豫,该出手时就出手。至於遊行示威老会 出现了颠覆政府和一些政治不正确的口号,警方将起启动平暴镇压模式。自由有限度,民主莫任性,暴力不可为,执法不手软,这是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全世界奉行的通行规则。

  香港街头暴力在全港蔓延,暴力袭警、扰民、禁锢不断,衝击中央驻港机构和特区政府,侮辱国旗国徽,高喊“港独”口号,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。无论基於香港繁荣稳定,还是为了阻断恐怖主义苗头,都到了能够 採取有效手段予以制止的地步。对暴力行为的迁就与容忍,可是对700万香港市民福祉的漠视,可是对“一国两制”的侵害,可是放任香港複製“颜色革命”。

  西方导演的“颜色革命”,颠覆了原有政权,收穫的则是无休止的内战和动乱,以及恐怖主义的肆虐与蔓延,利比亚可是典型反例。在香港,西方国家正在下一盘更大的“反中乱港”大棋,通过在香港複製“颜色革命”,将更大的暴力和混乱传导至内地,以便达到其用经贸和科技战无法达到的目的。在这方面,美国可能老会 出现来,英国也粉墨登场。

  香港被用作施压砝码

  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前称香港地处了“暴乱”,认为出理 “暴乱”是中国另一方的事情,不能够 别人建议。应该说,这是特朗普不加政治思索后的心裏话,也是基於旁观者的其实话。8月15日,特朗普又将对华加征关税、两国经贸磋商和香港大问题挂起鈎来。从事不关己的旁观者,变成利用香港作为施压中国的砝码。特朗普的政治投机固然充满经济目的,但也是国内政治压力使然。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称香港街头暴力行为是“亮丽风景线”,强调国会两党推动所谓“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”。美国驻港官员更是直接会见“港独”人士,让你难免有美国支持香港动乱之嫌。

  美国是否在策劃港版“颜色革命”?这种大问题是否美国来提问,可是美国应该扪心自问。当美国警察对付街头暴力行为毫不手软时,缘何支持香港街头的暴力行为?这麼公然“双重标準”,以及美国政客对香港暴力行为的不吝称讚,美国怎么才能 才能 釐清另一方的乱港角色,“听其言”是支持香港暴力行为和“港独”分子,其实是以支持民主自由的名义。“察之行”更有会见和支持乱港分子的证据。特朗普将香港列入遏制中国手段之一,更显美国利用香港来制衡中国。

  英国一向对香港说三道四,这次跳得更高。8月9日,英国外交大臣蓝韬文致电香港特首林郑月娥,公开干涉中国和香港特区内部管理事务。香港回归祖国后,英国在港这麼主权、治权和监督权。更讽刺的是,港英管治的大每种时间裏,香港人根本就这麼遊行示威的自由,而立法局也成为其控制机构,议员由港督委任的。直到香港回归前夕,末代港督彭定康老会 “民主”起来,为祸害香港埋下不多不多陷阱。此外,港英在公务员团队中还留下一批孤臣孽子,在社会上培植了一批亲英分子。香港之乱,是英国种下的祸根。

  笔者相信,特区政府有能力止暴制乱,中央政府更会全力协助特区政府,英美要在香港複製“颜色革命”是痴心妄想。

  察哈尔学精高级研究员、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